返回列表 发帖


故事接龙

闲极无聊,搞个故事接龙吧。

规则如下:禁腐禁基漫,字数无限,体裁和题材都不限
GM公告结束,如需广告功能请备案;模板:游戏名称 第X回合开始,X月X日 (星期X) 24:00 指令截止


沙发自己坐,我先开个头:

“报告!我们发现伊琛被人绑在自己的房间里!”
“什么?!那么驾驶148号的是谁?!”

袁枫焦急的看了一下前面的屏幕,马上拿起通话器:“总部呼叫149!总部呼叫149!吴刚计划终止,将148号机格杀!我再说一遍,计划终止,格杀148号机!”

“袁一哥,对不起,句雄无法干掉我了,还是让祖国好好保留这一颗种子吧。”

控制中心里的人无不愕然,控制148号机的竟然是新晋的预备驾驶员郭承。袁总指挥背后马上有人拨通了国安局的电话:“请联系蔡森科长......”

吴刚计划原本只是天朝为了搜取米国在冥王星星域进行黑洞实验数据而进行的。此次派出的侦察机为最新型研制的两架人形机,由于采用了最新型的生物技术配合材料科技,驾驶员只需在机器人脑部通过一个富氧液态球体便可以实现对整机的操控,通俗来说,这就是一个大号的“人”,而驾驶员就是个“大脑”。本次任务只是搜取数据,所以并没有携带太多装甲以及武器,但是如果郭承投敌,那么势必会造成重大的泄密。

袁枫焦急如焚,但是一时半会却又毫无办法......

冥王星星域

“大号”的郭承将推进装置以及武器卸下,藏在小行星带边缘的某颗小星星上面,只带了一柄光剑,悄悄地潜进了实验区域。此次过来,他只是要对付一个人:黑洞实验的实验者或者说是实验品——纪元谷一。想当初自己追踪了他多年却仍渺无音信,原来是参加了这个秘密的计划。明知在实验之时进行报仇要冒巨大的危险,但是这又算得了什么呢?只要稍稍改变整个实验的环境,在这样高的能量场下,大爆炸是无法避免的了。

“玉石俱焚吧!”148号冲向了实验飞船!......

郭承躺在地上,脑袋生疼,但是意识慢慢清醒过来了。环顾四周,原来自己已经不在驾驶舱了,身上的宇航服也是破烂不堪,唯一还在工作的仪器是那个定位表:“X859-5星?这是哪个地方,死不了却又怎么掉到这里了?”正自咕哝,突然一个古人冲了过来,“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在下武钺,请教阁下尊姓大名,欲往何处?”

郭承吓呆了...
努力锻炼成为一名有理想没道德有文化没纪律的复合型人才

TOP


本帖最后由 吴元叹 于 2012-2-14 17:00 编辑

武钺带着几分愠怒的看着对面那个白痴,咳嗽了一声,又说了一遍:“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在下武钺乎,请教阁下尊姓大名乎,欲往何处乎?”
又是一遍,又是一遍,又是……
对面那个白痴毫无反应!!
然后,那个白痴开口了:nei 港咩,我听唔明(你说什么,我听不懂。有请水牛以粤语友情翻译)

TOP




幸好郭承还读过几篇《论语》,他大致明白了这个仿佛出土文物的家伙是在跟自己打招呼。他费力地挥了挥手:“我叫郭承,来自太阳系第三行星地球。请问这是哪里?”

武钺咪着双眼,手指捻着颌下的几根山羊须:“太阳……地球……吾所未闻也,莫非北狄蛮荒之地,抑或南蛮不毛之邦乎?”

郭承再次被他搞得头昏脑涨,看来想要向这个黑面鸠首的家伙普及天文知识是不可能了,他只能点点头道:“是是是!不知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武钺抬起头,无不自得地说:“此乃琅琊郡,不远即为琅琊山。吾乃本郡茂才武钺是也!”
No money,no good!

TOP


琅琊这两个字好生眼熟……

卧槽!500年前!轩辕纹鲤!郭承突然反应过来了,揉揉眼睛,从耳朵里掏出一针,迎风一抖,一下长到了两丈,二话不说照那号称茂才的武钺当头一棒

武钺立即七窍流血倒地,郭承蹲在旁边喘气,却发现不一会功夫,尸身竟然化为乌有

这尼玛应该是个幻境!,如何才能走出这个幻境……不远处就是历史上那座声名狼藉的狼牙山,狼牙山轩辕纹鲤手下有十神兽,管他们那么多,杀光再说

TOP


本帖最后由 每水一牛 于 2012-2-14 18:14 编辑

编辑掉,等人来删
努力锻炼成为一名有理想没道德有文化没纪律的复合型人才

TOP




然而这屠兽重任并非易事,郭承虽精通巨大机器人各种操作,也会耍弄光剑,但这肉搏白刃,却非所长。
“若是临时练功,恐怕来不及,倒不如先看看形势,再行考虑!”
郭承便找了个高处,手搭凉棚四处张望。遥遥看见一条大路,大路远处似有一集镇,集镇里面定有酒馆之类场所,如此场所必有身手不凡的大闲人,招募同伴打怪兽推公主,寻宝藏抢装备之类正是彼人所长自己所短,就算不找同伴,打探消息获取情报也是好去处。打定主意,郭承撒开脚丫子,就望那大路踏出了步伐。
为什么要有签名呢?

TOP


走不几步,郭承忽然感到脚下踩到个软绵绵的东西,同时鼻子里一股腥味只钻进来。他吓了一跳,赶忙跳开,定睛一看,地下有一条二尺多长的鲤鱼,头长羊角,浑身黄斑,若患疫病摸样,被他一脚踩破了头,已经只剩扭曲的份了。郭承忙道:“善哉善哉,我不欲伤你,在此碰见,也是前世冤孽。”
正说着,却看周围一群小人,不过三尺上下,纷纷出来欢呼道:“大英雄,多谢大英雄除害!”郭承奇道:“我除了什么害?”小人道:“这被大英雄除掉的,便是十神兽之首的羊瘟鲤,平素害人不少,今日被大英雄除掉,一方安宁。”于是送上许多美酒水果,请郭承饱啖一顿。

TOP


却说这郭承酒足饭饱,色眼迷离,看到那小人里有几个女子,长得还算和人,蒲扇大手伸过去,便抓了一个在手中。其余小人发一声喊,尽皆逃了个干净。且幸还留了一分神智,只让那小女子佐酒歌舞助兴。不觉又饮了数钟,慢慢的只觉得眼滞眉低,不觉睡了过去。恍恍惚来到一处所在,山清水秀,景色宜人。有一石碑为茅草所遮,看不真切,隐约是:琅邪山福地……忽一阵狂风卷来,耳听得一声哀号:还我命来!

TOP


郭承被这一声哀嚎惊醒,脑子里似乎有一个什么种子被点燃后迸发出许多杂乱的记忆出来,然后不停地冲击这郭承的大脑。他努力地理清了思路,终于在朦胧中看到一些模糊的场景。

郭承站在一条长长的斜坡上,漫天都是粉红色的花瓣在飘舞。

“哪怕再来一次,我也不会后悔与你相识。”

粉红色。

郭承的思路越来越清晰,一个名字逐渐浮出水面。

露易丝·克莱因。

粉红色的。

郭承好像已经找到了这个故事的主线。登上了他刚刚驾驶的机体

“striker,衣基骂死!”

TOP


伊琛昏迷了半响,终于悠悠醒转。转头四顾,却见自己在一幽暗的洞穴之中。那洞穴深处有一座黑黝黝的神坛,坛上供奉着一只似龙似兽的神像。伊琛强自挣扎,跌跌撞撞走到那神坛下,见一块石碑上刻着龙章凤篆的一行字,伊琛却一个也不认得。正没计较间,一只大鸟不知从何处飞来,如一阵狂风刮过,险些将伊琛吹倒在地。那大鸟落在石碑之上,收起羽翼,竟然开口说话:“肾鲸,教主令你出去巡山,你还在此发呆作甚?”

伊琛见那鸟头上长着一对硕大的眼睛,几乎占了头部大半,鸟尾却是剪刀状,活脱脱一只猫头鹰装了只燕子的尾巴。那怪鸟见伊琛默不作声,顿时大怒,眼睛瞪得如茶碗一般大:“肾鲸,你这撮鸟,又不是第一见到本尊,发什么呆?”伊琛这才明白那鸟是在跟自己说话,却是不知所云,值得怔怔问道:“肾鲸,谁是肾鲸?”
No money,no good!

TOP

返回列表